全家人对于这段婚姻全部呈一边倒的反对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6-22 05:01    次浏览   

据一名知情人介绍,即使在警方取证时,李清都曾一度坚持:“是玻璃划伤的,和李龙无关。”然而,身上明显的刀伤却难逃警方的眼睛,最终在警方的追问下,李龙承认了自己的暴行,至此,李清才向警方讲述了整个过程。

“3月份以来,几乎每周都会吵架,每次吵架他都会打我,往死了打的那种。”自3月份以来,李清身上的伤痕几乎没有断过。

面对丈夫的伤害,李清总是有着超于常人的忍耐和谅解。一天课上完,两人再次和好,带着儿子一同去李清娘家。可是,细心的父亲很快发现了女儿脸上的伤痕,见岳父再三追问,李清还没来得及张口,李龙却大声呵斥,“这是她自己摔的,能怪谁!”看着丈夫对父亲的蛮横,李清有点动了火气,在父亲再一次的追问下,她将自己被打的事情告诉了家人。丈夫态度依然蛮横,李清一气之下,将结婚以来受到的各种苦楚及被打事件一一向家人讲了一遍。

所幸的是,在河水的冲击下,冷静下来的李龙害怕了,他奋力逃出轿车,随后爬上岸边,李清也因此躲过一劫。李龙在岸边大声呼救,引来了附近过路的村民。村民迅速找来绳子,将两人先后拖拽上岸。

李龙突然从屁股下面抽出一把菜刀,开始狂砍。经事后查看,李清身上共有15处刀伤,主要集中在双臂之上,其中一处位于脖子。将李清砍倒后,李龙再次驾车疯狂前行,一直冲到位于黄河边的大庙附近,表明“同归于尽”的意图后,载着李清冲进了黄河。“当时除了恐惧之外,我甚至在想,或许就这样走了,也不错。”在整个遭受暴力的过程中,李清就像个木头人一样,几乎没有做过多的反抗或者试图逃离。

“我都不敢相信,女儿两年来过的竟然是这样非人的生活,这是典型的家暴,是虐待。”盛怒之下,父亲将李龙赶出了家门,让他们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下来后,看在李清的态度上,父亲又表示,如果李龙能认识错误,及时悔改,他还能原谅,允许他们继续在一起。

“在一起这么久,多少也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但我宁愿相信。”两年里,李龙唯一送给李清的礼物是一件裙子,和一件上衣。至今,李清出门时还会穿着这件看起来质量明显不佳的衣服。李龙告诉她:“两件衣服,花了上千元。”

“每次打完之后,他都表现得很后悔,他很会说话,我们俩关系和睦的时候,我喜欢他说些好听的。”或许正是李龙的一张好嘴皮,始终保留了李清对他的一点希望,所以每当李龙问起李清:“你受伤了,你家人知道了怎么办?”李清总会说:“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只要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就成。”然而,李清的妥协、希望,最终随着李龙被抓都成了泡影。

之后几天,李龙的态度突然就转了180度,道歉、打保证,天天电话问候,这让李清觉得,李龙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就这样,李清再次原谅了丈夫。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却是一场阴谋。

6月26日中午,在靖远县人民医院病房里,李清的家人嘘寒问暖,更多的是帮助她分解记忆深处的伤痛和恐惧。在她的脑海里,自从和李龙结婚直到被砍15刀,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一家人在一起的场景并不多见。生活中,即使受到一次次的伤害,但李龙依然是她生活的全部,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这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竟然会对自己下此狠手,几乎要了她的命。爱恨纠葛和生死边缘的恐惧,在这个女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痛。事发4天后,她想起那天的情景,依然全身发抖,大声喊叫。

对此,李清的家人在李清结婚之前,对这桩婚姻几乎保持了一致的否定态度。在李清弟弟的眼中,这位自己从未叫过,以后也不会叫“姐夫”的姐夫,就是个小混混,满口谎言,靠不住。据其回忆,当初李龙第一次到家里上门提亲时,他们对李龙知之甚少,仅仅知道他没有正式工作。但李龙却声称,自己以前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在靖远县城有大房子,还有一辆好车。同时当场表示,如果能够结婚,给小舅子买辆车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对于李龙拙劣的谎言,李清全家人都看了出来,唯独李清却相信了。

当日凌晨5时许,李龙一大早便来到了岳父家中,并一再表示希望岳父能给他一次机会,让他送李清和儿子到学校上课。虽然岳父并不太愿意,但是在心底里早已原谅了丈夫的李清却很快便答应了他的要求。当日早晨,李龙驾车送母子到达小学门口后,突然声称住在母亲家中的小女儿发高烧,情况非常严重,要求李清和其一同赶往家中。李清急忙将儿子送到学校,再次乘车前往婆婆家。行驶途中,李清发现李龙驾车行驶路线并非前往婆婆家中,便提出疑问。丈夫威胁说:“这一天你完了,今天你死定了。”直到车辆行驶至北滩镇粮窖村红崖水社的一个偏远小山沟中,李龙才将车停下。

对于死里逃生的两人来说,李龙第一时间要干的并不是关心李清的伤势,而是询问李清:“这件事情如果让你家里人知道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报警?”看着李龙的慌张,李清再一次心软了,劫后余生的经历,让她对于未来更加珍惜。她告诉李龙:“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们的,就说是车掉进了河里,玻璃划伤的。”似乎是为了安慰李龙,李清拍了拍李龙的肩膀再次说道:“我会保护你的。”手上的鲜血在李龙的衣服上留下了一道印子。之后,有村民拨打了110、120电话报警求助。李清被迅速送往靖远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而李龙则被随后赶到的警察控制。

端午节前一天,是李清娘家人给已经过世的爷爷烧10年纸的时间,李清夫妇俩商量好等李清上完课一起去烧纸,然后在李清娘家过端午节。但是不知为何,当天早晨5时30分,李清起床时却遭到丈夫的埋怨,称李清对他不好。“他总是无缘无故地觉得我对他不好,但日子过成这样,还能好到哪去。”就这样,两人很快吵了起来,甚至一度到了离婚的程度。李清的回嘴,惹怒了李龙,他施以拳脚。李清清楚地记得,那天丈夫将她提起后,使劲地将头连续磕到床上,她奋力挣扎但丝毫没有作用,接着又是用拳头砸、手指戳,整个过程持续近半个小时。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李清迅速跑出了他们居住的学校宿舍,来到教室准备学生的早自习。

再加上李龙后来的表现差强人意,全家人对于这段婚姻全部呈一边倒的反对。然而,当时的李清,却早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为了和李龙结婚,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她几乎和家里断绝了来往,很快便于2013年10月和李龙办了结婚手续,之后,两人便住在李清所在学校的宿舍,随后又有了一个女儿。婚后,李龙显得很强势,李清的工资存折很快被拿走,对此,李清也争执过,但没能取得任何结果,反而因此遭到了殴打。

6月23日,对于李清来说,就像噩梦一样。但这场梦的开始却是甜蜜的。

“李龙的暴躁或许是他的自卑造成的,或许这段婚姻,本身就是错误。”和李清同在靖远县北滩镇粮窖小学工作的李某对于李清夫妇俩并不陌生。在他的眼里,李清有稳定的工作,家里条件也不错,但是李龙则一直游手好闲,只有在家里没钱的时候,他才会出去跑“黑车”赚钱,大部分时间闲在家里。“作为一个男人,家里的吃穿用度却主要靠一个女人来维持,这在传统观念还比较强的北滩来说,是很丢人的一件事情。”李某说。

就此,甘肃正天合律师事务所的陈嘉昌律师认为,在面对家暴的时候,市民要及时转变对家庭暴力的固有法制观念,不能再将家庭暴力视为是家庭内部的事务。家庭暴力不仅仅是一种违法行为,更是一种犯罪行为,市民在遭受家暴的时候,尤其是女性朋友,一定要鼓起勇气,在保证自己生命安全的前提下,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亲友、报警并诉诸法律,唯有如此,才能遏制丈夫对自己的侵害。(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就在今年端午节前的一个晚上,李龙还曾信誓旦旦地告诉李清,自己有房有车,现在驾驶的这辆桑塔纳只是临时将就,等时机成熟了,自然会带她到靖远县城看房子。李清笑着答道:“好,我等着住大房子,坐好车。”

“我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一刀一刀地砍在我身上,我看见血在流,却不知道疼。”虽然痛苦,但是李清还是愿意将整个事发经过讲述一遍,她说:“这件事情压在心底太难受,我如果不说出来,会被憋死的。”

撇开李龙涉嫌杀人未遂的罪名不说,就李清所遭受的长期虐待,完全符合家暴的特点,而李清的妥协、隐瞒、包容,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最终悲剧的发生。

李清说话声很轻,时而平静,时而激动,眼中泪花闪动。她一再抬起头,不让泪水流出,却很快泪流满面。看着女儿,坐在床边的母亲转过身去,默默将眼泪擦干,又回身劝慰女儿,“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伤感的情绪,很快传染了整个病房,越发显得沉寂,邻床的病友或许是因为受不了这种氛围,离开了。平复下情绪,李清继续讲述,她尽力想让自己坐得正一点,却因为脖子的伤口,总是难以调整好状态。

“以前吵架的频率并不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大概一个月会有一次,那时他也动手,但不会太狠,就这样持续到今年3月份。”今年3份,李清遇上了人生的一个难题,因为帮助别人担保贷款逾期未还,李清的工资存折被银行冻结,因此,两人失去了最为主要的收入来源,经济的拮据,让李龙的火气也越来越大。“自那以后,我们的生活主要靠他跑‘黑车’赚钱,收入很少,有好几次,我身上甚至拿不出一元钱。”生活陷入困境,李龙将全部的责任推向了李清,无休止地埋怨、谩骂、殴打,李清一次次地忍受着,又习惯性地在之后的道歉中谅解。

而立之年认识李龙,对于李清来说或许就是宿命。2年前,她不惜和家人反目,投入到了李龙的怀抱,她以为,这里有她的幸福。然而,过日子或许并不是“童话故事”,面对经济压力和枯燥的婚后生活,李清渐渐发现,这个承载着她未来幸福的男人似乎并不是那么完美。任性、暴躁、撒谎……在一次次的家暴中,一道道伤痕让李清看清了丈夫的本质,但却一次次说服自己,“这或许是最后一次”。6月23日上午,在遭到丈夫连砍15刀,又被拖入黄河,几乎致她于死地的情况下,她获救后对丈夫的第一句话依然是“不要怕,我保护你”,而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

同时,生活在一个知识分子集中的学校教师群体之中,李龙的散漫、懒惰的形象始终无法得到大家的认可,正因如此,许多原本关系要好的同事也渐渐疏远了李清。对此,李清觉得,“没有朋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和丈夫能够和睦相处,好好过日子,就足够了。”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年以来,李清在学校的老师中几乎成了一个孤家寡人,除了工作,愿意和她多说几句话的或许就只有她的学生了。此时,李龙成了她唯一的寄托,哪怕这个男人有再多的缺点。

“将近两年时间的家庭暴力,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即使施暴者已经被抓了,但留在心里的伤痕是无法弥补的。”和李清、李龙相熟的朋友在谴责李龙暴力的同时,更多的则认为,在某种方面来说,这样的家暴也是李清本身长久以来的妥协、无谓的包容造成的。

35岁,10多年的教龄、六年级的班主任,身为人母,经历过两次婚姻,这就是李清的基本情况。看似曲折的经历,却没有历练的成熟。“单纯、傻”这几乎是不少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开玩笑时,她说自己“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其实她的四肢一点都不发达,大约1.7米的个头,体重仅有80斤,丈夫李龙可以双手直接将她抓起。

几天来,记者曾多次试图联系李龙的家人,看看其家人对于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儿媳妇、孙女的亲生母亲的看法,但是其家人并不愿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