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徐凌忠看来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11 15:55    次浏览   

所谓两非现象,即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非医学需要的人工终止妊娠。在徐凌忠看来,这与小部分医务人员没有恪守职业道德直接相关,从职业和伦理学角度都是不道德的。

连方是山东中医药大学妇科教研室主任,作为妇科专家,她不止一次诊治因非法堕胎而不孕不育病症的女性。连方说:我问一些就诊的病人,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不孕,是因为孩子畸形吗?一些病人不好意思地说,是因为之前怀的是女儿,索性打胎了。

国家卫计委上述官网文章指出:近年来,一些非法机构和个人通过网络拉业务,由专人上门或选取隐蔽地方为内地孕妇抽取静脉血样,用简易冷藏容器贮存,送往境外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已形成非法牟利的地下产业链,进一步加剧了我国出生人口性别结构的失衡。

除了溺婴、弃婴、非法买卖人口等影响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因素外,委员们均提到了非法机构的地下产业链。

如果是正常范围内,出生人口性别比一定不会这么高。出现严重失衡,肯定是人为选择的结果。连方说。

山东省政协委员连方举例,一些村子甚至专门买来b超机器,供全村妇女鉴定胎儿性别。

比例攀升究竟有何影响?在徐凌忠看来,这不仅可能导致将来性暴力等恶性犯罪事件增加,而且可能对农村青年男性寻找配偶造成困难,加剧拐卖人口现象滋生,此外,可能造成夫妻双方年龄差距加大,从而导致不孕不育概率加大、以及后代出生缺陷增加等影响人口素质的问题。

如何解决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问题?对此,2015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中仅简单提及:改进计划生育管理体制,实现免费孕前优生检查城乡全覆盖,开展出生人口性别比综合治理。